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言情 >> 宠妻宠上瘾 >> 

如临大敌

第2章 如临大敌

乔楚下意识地拢紧衣襟,却发现他的身旁,依偎着一个娇滴滴的漂亮女人。

二人姿态十分亲密。

来不及反应,钟少铭向她递出一份离婚协议,冷淡地说:“我们离婚吧。”

乔楚懵了,以为丈夫在开玩笑,她呆呆地说:“少铭,你在干什么?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钟少铭看着乔楚随意的着装,还有她凌乱没有整理好的发型,显得素颜朝天的脸更加憔悴。

衣领下的脖子,更是露出那几点曖昧的青紫。

钟少铭看了一眼,然后厌恶地拧起眉心说:“小允怀了我的孩子,我要对她负责。”

乔楚脸色煞白,立即看向钟少钟身旁的女人。

任小允在钟少铭看不见的角落,挑起眉毛挑衅地看着乔楚。

“怀了你的孩子?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我不同意,我不同意离婚!”

乔楚咬住嘴唇霍地站起来,狠狠地挥开了离婚协议。

被甩到四处飘散的离婚协议书,落在她的眼里,成了尖锐伤人的刺。

他们还处在新婚期,为什么她的丈夫会突然提出离婚?这到底怎么回事,为什么她的丈夫,会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。

乔楚很快想到,结婚以来,钟少铭从来没有碰过她。

难道,就是因为这个女人?

在今天以前,乔楚从没有往别的方面想过。毕竟钟少铭是个有钱有势的豪门少爷,而自己只是一个穷困的单亲女孩。

豪门少爷如果不是真心喜欢灰姑娘,完全没有道理娶她进门。

一直以为,钟少铭是真心喜爱她的。

“乔楚,小允跟我的时候,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。”钟少铭盯着乔楚的脖颈,英俊的脸上布满鄙夷,高高在上地请求她:“我不能辜负了小允,你成全我们。”

“我成全你?我成全你,谁来成全我啊,我才是你名义上的妻子啊。”

看到乔楚这般,任小允瑟瑟发抖地躲到了钟少铭的身后,像只受惊的小绵羊。

反倒显得面目狰狞的乔楚,更像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。

看了一眼钟少铭,在看了一眼乔楚,任小允这才小声讨好地说:“楚楚姐,是我对不起你,求求你看在我怀了少铭孩子的份上,就成全我们吧,你这么年轻漂亮,将来一定能找个更好的归宿。”

尽管她装得这么可怜,可乔楚还是从她的眼底看到了卑劣。

钟少铭悄然握住任小允的手,让她别怕。

这一幕落在乔楚眼里,更加刺激了她原本已经崩溃的神智。

可是不管再伤心难受,丈夫牵住的手,变成了别的女孩。

不能这样!

乔楚死死地瞪着任小允:“你一早就知道少铭有家室的对不对?为什么还要来破坏我们?你还故意怀了少铭的孩子,你让我怎么成全你?”

任小允往后躲了躲,不敢吭声。

钟少铭越发地不耐烦,直接挡到了二人的中间说道:“乔楚,事已至此,你爽快地签字,我们好聚好散,算是放彼此一条生路。”

让我放你们一条生路?那谁放我一条生路?我已经这么爱你,你却让我离开你?

乔楚是多么骄傲的女孩子?她觉得这种时候,应该拼死捍卫自已最后的尊严,来一句:“放弃我你会后悔一辈子。”然后甩手离开这个家门。

可是她的喉咙里仿佛有什么要迸裂而出,痛得几乎失声,只想低下头来,苦苦地哀求丈夫,求他不要离婚。

刚被陌生男人夺去了第一次,乔楚真的不希望这个时候,又失去了丈夫。

眼泪流了一脸,钟少铭决绝的神色让她的心都碎了。

出于一种爱的本能,乔楚抓住钟少铭的手,卑微地问:“少铭,到底发生什么事?为什么你会这样?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?我改好不好?我们一直都这么相爱,你不要这样。”

钟少铭甩开她的手,眼底升腾起厌恶,看着她,就像看一堆垃圾。

“乔楚,我当初是看你可怜,才娶你进门,认识你以来,我替你那个住院的病鬼妈妈花了不少钱,从来没有说过什么。”钟少铭嘲弄地说:“你在我身上得到的,已经超出你本身的价值。现在我要离婚你却这么死皮赖脸,会让我连最后一丝好感都磨掉的。”

任小允也跟着说:“楚楚姐,你不要这个样子,是我对不起你,这件事不怪少铭,都怪我……”

“你闭嘴!”乔楚瞪着任小允,一把推了过去,“你这个贱人!!没有资格在这里说话!”

任小允措不及防,被推了一个踉跄。

钟少铭大喊道,“乔楚,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”

乔楚没有想到,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的弱不禁风。

正在她不知所错的时候,只听到任小允说道,“楚楚姐,是我错了,你如果生气,或者心里堵得慌,那你冲我来吧,少铭是无辜的,我肚子里面的孩子也是无辜的啊。”

任小允说完,突然抓住心口的衣襟,大口地呼吸,小脸煞白煞白的,像是动了胎气。

“少铭,我心痛!肚子也痛。”

“小允!”钟少铭顿时紧张起来,立即抱起任小允,柔声安慰她:“不要怕,我马上送你去医院。”

乔楚心痛地已经无法呼吸了,看着从前深爱自己的丈夫,这般温柔的对待别人,她的心仿佛在这一刻都死了。

不过任小允说得对,她或许不是无辜的,可是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无辜的啊。

乔楚追了出去,看着苍白的任小允,她有些诺诺的问道,“你,你没事吧。”

“滚。”钟少铭直接吼道。

任小允立即朝钟少铭的怀里躲进去一点,还冲着乔楚眨了眨眼睛。

钟少铭骂完,一把毫不留情地推开了乔楚。

愤怒的钟少铭力道太大,乔楚被推得跌到地上。

头部撞到桌椅一角,疼得她的眼睛都跟着痛起来。

看着任小允的眨眼,在看着钟少铭对待自己的态度,她再一次泪眼婆娑地想起了,以前他不会这般对待自己的。

不应该是这样的,少铭不能在她面前抱着另一个女人,还对她露出这种厌恶的表情。

不能。

不能这样。

可是,钟少铭抱着任小允,居高临下地看着乔楚,他的眼神冰冷得几乎要吞噬她,“你不准再靠近小允!”

“少铭。”乔楚喊道。

钟少铭似乎也死心了,没想到乔楚会这么狠,这么对待一个怀了孩子的孕妇。

离开之前,钟少铭冷冷地对她说:“小允的心脏不好,现在又是个孕妇,如此这般她还是坚持要陪我来一起面对,早知道你这么不讲理,心肠这么狠,我不会让她一起来,你最好祈求小允没事,否则我不会轻饶你。”

砰!

大门开了又合上,乔楚原本满心的怨恨,随着丈夫的离开而突然变得虚无。她像瞬间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,重重地跌坐在地上。

结婚以后,丈夫是她生命里所有的重心,现在重心要离开她,她觉得这个世界突然变得昏天暗地的。

趴在地板上哭了一会,门口突然被大力撞开。

乔楚满怀希望地抬起头,却看到妹妹钟明美站在门口那里,满眼怨毒地看着她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