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古代 > 侍疾丫鬟俏滴滴,残废王爷不摆烂 > 

前院救火

第3章 前院救火

锦沫背着楚询跑出房间的时候,屋里的窗幔已经烧起来。

把抗在肩上裹成粽子的楚询丢到台阶上,锦沫一脸气愤地质问金嬷嬷,“嬷嬷这是要烧死我吗?”

“晋王府走水了。我带人来扑灭。”金嬷嬷脸上划过一丝遗憾,扬起下巴,对靠在柱子上的楚询行了个礼,“让晋王受惊了。”

“无妨。”楚询声音沙哑,显然是被烟呛到了。

刚才还在一旁聒噪的锦沫端了个盆不停的洗着脸,压根没注意到金嬷嬷投来的恶狠狠的目光。

不多时,火师出动,扑灭烧毁了十几间房屋的晋王二进院子,晋王连夜搬进了跨院居住。

主仆俩一身狼狈坐在院里,锦沫用手做扇子扇着被火燎伤的脸,“真是倒霉,差点给你做了陪葬。”

男人却兀自笑了起来,有气无力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难得的畅快。

他靠在廊柱上,抬头便是一望无际的星空。

“真是有病。”锦沫侧目瞄了他一眼,扬起头来,星光璀璨,扫尽所有阴霾。

“他们动手了。”

楚询扭过头来更正她,“是你们。”

“好,是我们。”锦沫顺势躺下,忙了一天,又折腾了大半夜,累的连辩解都不想了。

只男人看着她疲惫的身影,如鲠在喉。

不过歇了片刻,锦沫便又站起来往外面走去。

不多时,院外便传来她的声音,“金嬷嬷,都是做下人的,拿着月银做着本分。怎么着?这府中只我一人么?”

“你这孩子,我不是说了么,别人都在前院救火,等一会儿腾出人手,就去将晋王抬回屋里。”金嬷嬷不耐烦地看着外面。

“恐怕本末倒置了吧?在晋王府,难道不是一切以晋王为先么?”

锦沫冷哼一声,此时火师的人还在,便是与金嬷嬷谈条件的绝佳时机。

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金嬷嬷回头瞪了锦沫一眼,示意她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,“我何时不以王爷为先了?”

锦沫声音之高,早已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。

金嬷嬷只为息事宁人,连忙对火师的人道:“我看火也灭的差不多了,就不占用诸位的时间了。”

“救火本就是我们的职责,一下扑灭的好,以免火势反扑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火师中一个年轻精干的后生回了话,便指挥众火师的人手继续灭火。

“嬷嬷,还请您快点下令,将王爷送回房间吧,天寒露重,若是王爷为此生了重病,可是嬷嬷的责任了。”那后生还没走远,锦沫便忧心忡忡地求告起来,惹得后生连连回头。

金嬷嬷沉了脸色,一把拉起锦沫往拐角走去。

“嬷嬷,您这是做什么?我是王爷的侍疾女使,万不能去后院啊,我去了,王爷怎么办呢?”

锦沫不知死活地叫着,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。

后生不知缘何,去而复返,“嬷嬷等一下。”

“您有何吩咐?”金嬷嬷赔了笑脸,狠甩开锦沫的手腕。

“嬷嬷可是抽不出人手?”后生肤色黝黑,眸子却亮晶晶的,“在下或可帮助一二。”

“王爷还在跨院台阶上,你帮我将王爷抬进屋吧。”不等金嬷嬷开口,锦沫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带人进院了。

满脸褶子都在颤的金嬷嬷连忙摆手,笑容挤在一处,“怎么能劳烦火师呢?我找人就好。”

“不麻烦,顺手的事。”后生也没眼色,笑着便往跨院走去。

两人一前一后进了跨院,站在原地的金嬷嬷指甲深深掐进了手心里。

将楚询安置好,火师那边的火也扑灭了。

锦沫谢过何二成,千万叮咛不能将今日之事说出去,以免影响了晋王府的声誉。

后生满口答应,便离开了。

“你就不怕惹祸上身?”折腾了一夜,楚询此时也没有睡意了。

“命都快没了,谁还害怕祸?”锦沫歪在旁边的榻上,已经惹火了金嬷嬷,明日定是有一场硬仗要打。养精蓄锐才是正题。

“你觉得自己能赢么?”他侧目望向女人,却见她已经睡着了,不由的勾了勾唇,自言自语道:“我能信你么?”

一大早,锦沫睡得迷迷糊糊,身子一沉,便从短榻上摔了下来。

“金氏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楚询的声音就在此时传来,与此同时,肩膀上传来痛感,手臂被人从后面扯住。

“王爷,锦沫心怀异心,昨日放火差点将您......这等贱婢,我来替您收拾。”金嬷嬷有恃无恐地说着,半点恭敬都没有。她冷眼瞧着挣扎的锦沫,抬腿便是一脚,“还不将此贱婢带下去,乱棍打死!”

堂堂战神落得如此下场,呵斥一个老刁奴都不能。

锦沫被踢得踉跄,突然笑出声来。

被她这么一笑,金嬷嬷眉头一蹙,蹲下身子捏住她的下巴,“死到临头了,还敢笑?”

“嬷嬷,一大早起来,你怎么不叫人出去打听打听。想必现在满大街的都在传昨晚的事了。我是不怕你推我出去做替罪羊。只不过我死了,你就再也洗不清了。”锦沫不怕死地看着眼前那张面无表情老脸。

过了有一会儿,才听她金嬷嬷道:“该伺候王爷喝药了。”

她贴近锦沫的耳边,用只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:“走着瞧。”

“饭还没吃,喝药伤胃。”楚询冷声开口。

金嬷嬷站起来,躬身行了个礼,“是,我这就命人去准备早膳。”

众人退出房间,锦沫活动着肩膀从地上爬起来,利落地为他换了垫子,低声与他道:“以后可能连说话都要被监视了。”

“你刚才可比现在大方多了。”楚询有些别扭地说,被她翻来翻去,竟都有些习以为常了。

锦沫没理会他的揶揄,看了眼放在桌上的汤药,端起来倒出窗外。

回头就见金嬷嬷冷眼站在门口,“私倒王爷的汤药,延误王爷的病情,给我绑了带走!”

“放肆。”楚询震怒,一巴掌拍的床都晃了三晃。

众人吓得一愣,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咳喘声。

锦沫连忙将他身子侧过来,一口老血喷涌而出。

金嬷嬷见此,眼睛一亮,激动地叫:“快传府医,快去宫中传御医。”

锦沫伸手探在他的脉搏之上。

男人反手握了握她的胳膊,示意她没事。

人却当即昏了过去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