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奈何情凉薄 > 

第一章

第1章 第一章

晋城上空的乌云黑压压一片,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。

一辆过于华美的黑色轿车停在灵堂前。

车上下来的男人,被西装包裹熨帖的身材,匀称纤长。

一双冷眸看着灵堂内消瘦不成样的小人,眼底原本的清冷有一瞬动容,但很快便散去。

在保镖的撑伞簇拥下迈着长腿向灵堂内走去,一副悠然的样子全然不该属于这处地方。

罗清音跪坐在母亲的遗像前,一张小脸惨白无神。

直到黑压压的一众影子欺身挤进灵堂,才让她回过神来。

“仪式都已经散了,你还来干嘛?”

罗清音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的一怔。

可身后那人却全然不在意一般,眉眼淡淡的扫过布置简陋的灵堂,嗤笑一声。

“罗家已经荒凉成这样了吗?连个灵堂都如此寒酸。”

“是啊,这里确实简陋了些,不适合你唐大少爷,看够了就赶紧离开吧……”

罗清音的疲累落在唐以琛眼里却变成了不屑,轻易就将他的怒火勾起。

“你别给脸不要脸!”

唐以琛大掌拽着她的衣领逼她看着自己。

“罗清音,是不是没被我上够,就开始摇着尾巴吸引我的注意了?忘了每晚是怎么在我身下求饶的……”

不堪的言辞换来的是无声地回应。罗清音的脸色如死灰一般,忽然让唐以琛没由来的一阵烦躁。

嫌恶地松开罗清音,任由她无力的栽倒在一边。

罗清音躺在冰凉的地上,唐以琛离开的背影和她记忆里的影子完全重合。

二人之间的种种,走马观花一般在罗清音脑海里浮现。只可惜,她没有又哭又笑。因为,属于他们之间的回忆,只有痛苦……

全是唐以琛给予她的痛苦……

罗清音拖着沉重的身体回了家。卧室的窗子未关,雨季的潮湿弥漫在屋内。

连平日里松软的救赎人心的大床,此刻也满是潮湿。

整个身子蜷进去,疲累似乎更重了。

唐以琛和往常一样,没有回来。

罗清音嘴角泛起一丝苦笑……

是啊……他怎么会回这个家呢。

即便她罗清音是他唐以琛明媒正娶的唐家太太。却终究是敌不过,他在外面的金屋藏娇。

失去母亲的绝望和挚爱不得回应的心酸,悉数涌上心头。她以为在母亲灵堂前,已经哭干的泪水,还是顽强的冲破泪腺,汹涌而出。

终于,罗清音再也忍不住了。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空旷的房间里久久回荡……

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。

昏睡过去的罗清音被一阵难闻的酒气刺的醒过来。

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睑,黑暗中一个模糊的人影,正站在罗清音床边!

罗清音下意识的尖叫起来,可那叫声还未脱口而出,就被沉重的吻堵回腹中。

毫不怜惜的霸道唇舌连带着刺鼻的酒气在她的小口里横冲直撞。

很快,唇舌之间血腥气弥漫,就在罗清音快要窒息的时候,这个吻才得以结束。

罗清音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鼻子憋的反酸。

她没再出声,这样的吻,她知道。

是唐以琛回来了……

此刻,她的心里只默默地祈祷,他能够这样平静的睡去。

因为他一但醒来,就有百般方法折磨她。

每天,她都活在期盼和恐惧中。期盼他能回来,能看她一眼。

可又害怕他回来,将她带入无尽的深渊。

他不爱她……

否则,又怎会这般待她。

罗清音和唐以琛青梅竹马长大,结识了多少年,便追逐了唐以琛多少年。就在她以为唐以琛快要接受自己的时候,横空出现的那个人……

彻底毁了她的幸福。

即便,她因为联姻成为唐太太,却也没能够得到唐以琛的心。

反而,成了唐以琛爱情路上的绊脚石,成了被他怨恨的对象。

那个女人让她这些年来对唐以琛的希冀,都成了泡影。

那个女人……

“管彤……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