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都市 > 致富小神农 > 

柳神山

第1章 柳神山

柳神山,乌云滚滚,片刻倾盆大雨。

“差点成落汤鸡了。”

周华洋狼狈淘进破落的土地公庙中,放下药篓,扫视这间土地公庙。

霉味弥漫,蛛网密布,狼、虎、豹等六尊野兽雕像躺在地上。

“呵呵,一如当年的破败啊。”

周华洋擦拭了一下蒲团,坐了下来,前些天父亲在果园摔倒,摔伤了腿,他上柳神山,就是给父亲采草药的。

台上,满是污渍的神龛上,是一尊魁梧挺拔的暗红木质雕像,土地公像,但形象十分独特,并不像影视剧中的老公公形象,而是一位儒雅书生形象。

长发披肩,眼神幽深,眺望着庙外天空,左手持书卷,腰携长剑,脚旁有一颗乌漆嘛黑的圆球。

神像破旧、落满灰尘,却不减英武威严。

周华洋注视了一会儿,面色流露一丝苦涩。

两年前,刚大学毕业的他,他还很天真的跟土地公许过愿,“保佑我一帆风顺,荣华富贵,就给土地爷塑金身,享万民香火。”

只可惜......这愿望并没有实现。

哪怕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,进了大城市,却因为农村人的身份,处处受到歧视。

几番落魄,成为了五星级酒店服务员,即便如此,他依旧很努力,从服务员到领班,到大堂经理,仅用了一年半。

不久前,高层透露了口风,等季度会议召开,他很大的机会担任餐饮部副总监。

却在会议前夕,被人下药陷害,冒犯了董事长千金,成了人人喊打的“衣冠禽兽”。

别说副总监,连经理的职位都保不住,彻底一无所有,在楚南无法立足。

无奈之下,半个月前,他回到了柳生村,“既然大城市不容我,回来当农民,未必没有出路。”

可惜,柳生村位于穷山沟里,山路崎岖不说,天气也极其古怪。

就比如此时,村子里已经两个月没下雨了,这一下,就是狂雷暴雨,田里庄稼必被波及到,村民这些月的劳作,又白费功夫了。

当然也包括周华洋家的,一个小果园、三亩菜地。

在这当农民,还不如去城里当个洗碗工呢,村里青壮年绝大部分都进了城。

“柳神啊柳神,你什么时候才能再显灵,护佑一下你的子民?”周华洋叹息不止。

据说村里老一辈人口口相传,千年前,此处荒芜,村里人日夜受野兽妖魔侵扰,一颗千年柳树成精,庇护乡民,驱逐野兽邪物。

村里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,是方圆五十里最为繁荣的,人口最多的时候,也有三四千人。

村子里自此以柳神为信仰,尊称柳树精为“柳神”,村名也改为“柳生村’。

也是在那时,这座山,立起了一座柳生庙,日夜供奉,传说那个柳树精,也因为香火供奉,蜕妖成神,被天庭授封为了‘土地公’。

但在周华洋能记事起,村子都十分荒废了,包括父亲那一代,什么繁荣、兴盛,似乎只存在于传说当中。

除了村里元老,其余人都将其当成了先辈编撰的神话故事,自我安慰罢了。

“唉,好歹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我竟然也迷信了起来。”在周华洋摇头苦笑。

在他低头的刹那,只听到“咔啦”一声的脆响,在这雷声阵阵的环境下,也十分清晰。

周华洋错愕地抬起头,只见柳神像裂开了一条指肚大小的缝,从脖颈到肚脐处,裂缝幽暗。

“唉......”他刚要感慨这神像比他还落魄时,一股金光从裂缝乍现,瞬间充盈破庙。

一道流光,悬浮在虚空中。

是一卷仿若圣旨一般的金黄卷轴,迎风鼓动,缓缓摊开,“封神诏”三个大字一闪而过,闭合起射向了周华洋,没入了胸口,金光随之消失。

破庙重新陷入昏暗。

“什么东西!”

周华洋反应过来,大惊失色,扯开自己的衬衣,哪里有什么诏书。

心神一震,望着木雕,有些惊恐。

破旧木雕,走出了一个虚幻的青年身影,气势巍然,黑袍猎猎,低头对视向周华洋,目光闵然。

缓缓抬莹莹如玉的食指,直指周华洋眉心,这一指仿佛横跨数米,点在了周华洋的眉心上。

这一指蕴含奇异之力,周华洋只觉得灵魂漂浮,被裹挟着,穿过了时间、空间。

恍惚间,来到了柳神山山巅悬崖前。

苍茫天际线,一道恐怖裂痕横贯长天,其中星河闪烁,赤焰陨石不断倾泻坠落。

悬崖前,百兽簇拥的黑袍身影,传出了一声叹息。

正是土地庙中的虚幻身影,柳神!

他目光缓缓回首,目光怅然,直视周华洋。

悠远叹息未落,柳神率领百兽,化作流光,决然射向天际隧道,除了这道流光,天地还有无数流光,似乎感应到了召唤,紧随其后。

画面如镜片般崩碎。

恍然回神,周华洋已经身处破庙,刚才的一幕幕,如梦初醒。

身前,柳神的虚影散发微光。

“不是梦!”周华洋自言自语,似乎刹那懂了很多,眼前的身影,是柳神遗留下的神念。

神念明灭交错,十分的虚弱。

最后一眼看向周华洋,虚影如泡沫炸裂,巍然之力震荡,洞穿浓墨乌云,雷霆消散。

暴雨戛然而止,阳光倾泻,无比明媚。

世间已经再无柳神的痕迹,周华洋窜起一股莫名的忧伤,微微闭眼,赫然感受到了脑海内那道金光诏书,多了一行奇怪符号,明明没见过,冥冥中却懂得它的意思,“见习土地公,周华洋!”

他......得到柳神的传承?

除了神职传承外,脑海中多了不少信息。

意念外散,附近十米的范围内,仿佛成了他的领域,纤毫毕现,能感受到附近蚊子、蜘蛛等微弱生命力,甚至有地下十米蚯蚓一类的活物,甚至于他似乎能感受到它们的情绪。

这是见习土地公的基础神通,“万物通灵”?

除此之外,还有一部修炼法门,就在他想继续研究一下时。

咔啦......又是一道开裂声响起,神龛柳神脚旁的黑球开裂。

“嗷嗷......”奶声奶气的叫声从黑球中传出。

黑球炸裂,一道白影跃出,跳到了地上,蹲坐在周华洋身前,微微歪着脑袋。

一只仅有他小腿高的萨摩耶?

但比萨摩耶又稍稍不同,更为可爱精致,绒毛顺滑如绸缎,眼睛跟蓝玛瑙一般闪亮。

周华洋猛地想起来,当时柳神身边,似乎就有一条一丈高的白色巨犬,该不会是它的后代吧?

“嗷嗷。”萨摩耶再次叫唤了两声,微仰着头,目光高傲清冷。

可能是接受了柳神传承的缘故,对这只萨摩耶,周华洋有股说不出的亲近感。

下一秒,很自来熟地搀起了萨摩耶,“以后,你就跟着我吧。”

“嗯,叫什么名字好呢,小白?”

萨摩耶人性化地露出一丝鄙夷。

“话说,你是公的还是母的。”周华洋很是好奇,这么傲娇,该不会是母的吧?

抬起它的前足,往下一瞄。

“啊!”转瞬,周华洋突然惨叫了一声,这萨摩耶竟然一爪子挠到了他的脸上。

脸颊多了三道抓痕,微微渗出鲜血。

好在,并不是没有收获,它......确实是母的。

“那......就叫你小雪好了,女生还是要温柔一些,要不然嫁不出去,就像我们村的......”突然多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宠物,周华洋很是开心,可话还没说完,又被小雪给挠了下,脸上的抓痕左右对称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