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重生后残疾大佬带我躺赢 > 

和野男人厮混!

第3章 和野男人厮混!

叶南烟紧紧的抱着墨锦洲。

想着他和乐乐因为她而惨死,自责愧疚的同时,眼泪有些绷不住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墨锦洲问,嗓音依旧清凌凌的。

却藏着一丝僵硬和无措。

“没事。”叶南烟拼命的往回咽眼泪,轻轻吸了下鼻子。

墨锦洲却一下听出了她声线里的哽咽,俊眉蹙紧:“你哭了?”

抬眸看向房间内的人,眼神骤然变得凌厉。

隔着衣料感受着男人的体温,和强壮有力的心跳,叶南烟猛地回过神来。

连忙松开了他,起身后退了几步。

额,他们现在还不熟。

她这样突然的热情,会让他怀疑的。

“没有。”她敛了敛心神,摇头,“抱歉,我刚刚是——还没睡醒。”

干巴巴的,找了个她自己都想翻白眼的理由。

“出什么事了?”墨锦洲问。

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蜷缩,似乎还残留着小女人身上的味道。

“没事,你先陪我去见你爷爷吧。”叶南烟表情淡淡的摇头。

她并不想让他知道,这些人在背地里如此轻视他。

墨锦洲没有继续追问,淡淡的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侧目看了站在身旁的连壹一眼:“赶出去!”

叶南烟走到他身后,推着轮椅,朝着灵堂走去。

几秒后,不甘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:

“你拖我干什么?我是墨家人,你凭什么让我离开!放开我,我要去找锦州!他误会了,我真的没有做......”

叶南烟听着身后的动静,淡淡的勾了下嘴角。

“怎么来了?”

墨锦洲面无表情的问:“酒醒了?”

叶南烟听出了他声音里的讽刺,抿了下唇瓣。

“对不起。”她说。

半个月前,叶家资金链断裂,出现巨大的财务危机。

恰逢墨悉为墨锦洲挑选豪门千金相亲。

墨家百年基业,富可敌国。

墨锦洲是墨家这一代最出色的继承人。

却因为五年前的一场车祸,双腿受伤,不良于行。

传闻中,身为墨英金融总裁的他,性格偏执诡异,心狠手辣,行事变态疯狂。

在得知墨悉一直没有找到心意的孙媳妇人选,她外公将她的资料递了过去。

最终,用她的婚姻,换来了墨氏的三个亿的注资,解决了叶家的燃眉之急。

她和符博扬在一起一年多,自然不愿意就这样屈服。

可是外公却给她下了安眠药,将她直接送进了墨锦洲住着的御晟华府。

等她醒来,结婚证已经摆在了床头。

一切尘埃落定。

她又气又急之下,喝了一整瓶的茅台,醉睡了一天两夜。

就在她昏睡的这一天,墨锦洲的奶奶蒲钰去世了。

“锦洲少爷,出事了!”

佣人慌乱着急的声音,将叶南烟从回忆中拉扯出来。

“怎么了?”墨锦洲从她脸上收回目光,沉声问道。

佣人不屑又憎恶的看着叶南烟,欲言又止。

墨锦洲眼神一冷:“说!”

“灵堂那边,有人突然放了叶小姐的照片。”

闻声,叶南烟的心里咯噔一下,眉心拧起。

是那些艳照来了吗?

可是刚刚,狗仔应该没有拍到她在房间里的照片!

“我们去看看。”她抬头,表情没有丝毫的慌乱。

墨锦洲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操纵着轮椅,朝着灵堂走去。

叶南烟跟在他身侧。

等靠近了,便听见众人的议论声:

“这个叶南烟也太过分了!今天是锦洲奶奶的葬礼,她却出去和野男人厮混!”

“不要脸的东西!真是丢尽了叶家的脸!我要是有这种不守妇道的女儿,直接拖回去活活打死!”

“墨锦洲也太可怜了吧?本来就——现在还被戴了绿帽子!”

“就是!不过我听说这个叶南烟本来就是私生女,是叶威和外面的女人偷偷生下的,叶夫人为了面子,才不得不认她当女儿!”

“真的吗?那难怪了!俗话说老鼠的儿子会打洞,荡妇的女儿天生就下贱。”

“锦洲少爷!”

随着晏管家的一声,所有人回头看着出现在身后的墨锦洲,纷纷噤声。

眼神一偏,落在叶南烟身上,满是鄙夷。

“锦洲。”墨悉转过身来。

看着站在孙子身旁的叶南烟,顿时眉头紧皱:“你怎么来了!”

浑厚的声音,冰冷刺骨。

“爷爷,抱歉,我来迟了。”叶南烟微微低头。

然后走到灵堂前,跪下,对着蒲钰的灵柩恭敬的磕了三个头。

甫一站起身,棺木旁本该放着蒲钰视频的大屏幕上,出现了她的照片。

一共七张照片。

先是穿着大红色长裙的她,和符博扬一前一后走进乾程大酒店的两张单人照。

然后是他们在酒店餐厅里,亲密吃着早餐的三张合照。

之后,他们先后走进了0516号房间。

最后一张照片右上角的时间,赫然就是今天十点十五,半个多小时之前。

“叶南烟!今天是锦洲奶奶的葬礼,你却在酒店里和别的男人苟且!现在居然还有脸出现在这里!”

站在一旁的墨清隆厉声开口:“像你这样不知廉耻的东西,竟然还想骗我墨氏三个亿的注资!马上给我滚!叶威连女儿都教不好,更妄论管理公司!”

他转头看向墨悉:“爸,叶家这是在羞辱我整个墨家!必须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!”

叶南烟看也不看他,而是望着墨悉:“爷爷,请听我解——”

墨清隆猛地转头,拿起手边的烟灰缸就朝她砸了过去:

“铁证在前,你还想狡辩!”

墨锦洲眼疾手快的伸手揽住了她的腰,往自己的方向猛地一带。

稳稳的将她抱在了怀里。

烟灰缸恰好落在他的脚边,四分五裂。

叶南烟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他们离得太近,近到似乎呼吸都缠绕到了一起。

她坐在他的身上,感受着他的体温。

心尖蓦地一颤,像是被烫到了。

男人金丝边眼镜后的一双丹凤眼,眼角微微上扬,如同国画大师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,美得惊人。

深色的瞳仁里淡薄如水。

“你不配站在这里,别脏了我们的眼,给我滚出去!”墨清隆沉声呵斥。

叶南烟猛地回过神,赶紧从墨锦洲身上下来,站到一边。

长发遮住的耳尖,微微泛红。

两世,这是第一次,她在清醒的情况下,和他如此亲密的接触。

“大伯。”

墨锦洲慢条斯理的摩挲着盖在腿上的薄毯,淡然出声:“定刑尚且讲究口供,大伯怎么比我还着急?”

嗓音里,是不容置喙的冷厉。

“锦洲,你怎么能这么不识好歹,我这是在为你出气!”

墨清隆的眼里满是嘲讽:“难不成,你心甘情愿戴着这顶绿帽子?”

“我只是相信爷爷的眼光。”

墨锦洲迎上他的目光,淡淡勾起薄唇。

转头:“想说什么便说吧。”

叶南烟垂眸看他。

没错过他一脸云淡风轻下,捏着毯子、青筋毕现的右手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